养猫故事(养猫的故事)

来自:猫咪馆  |  2024年02月07日

浏览量:


养猫的故事

...

我给她出了道选择题,对她说,养猫还是养孩子?你权衡一下,选一个。大概是因为提到了孩子,她变得异常敏感,以为我给她下套,果断都不选。此后,我仍乐此不疲,只要她提到养猫的事,我就把题拿出来给她做。

老丈人走的那天,我试图再次跟她真诚沟通。我说,听说了没,你爸怀疑我有问题。她说,放心,我相信你。我说,相信我什么?她说,你不会出轨的,也没那能耐。我说,不是,你爸以为我那方面有问题,生不了孩子。她笑笑说,那可真说不准。我说,别胡吊扯,不然就养只猫吧,给你练练手。她说,天真,你以为养得了猫,就养得了孩子?

我凝视着她,双手扶着她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说,不管怎么样,结婚两年了,生活总得往前迈一步,不说我妈这边,你爸也在给我压力,自然不必向他证明什么,我到底行不行,你心里还没数吗?咱也不用急着身体力行地检验,日子是我们两口子过,不是他们,所以孩子的事先搁那放着,这一步不急着迈,但是,养猫这一步,我觉得必须得往前迈了。

我没什么把握,本以为她依然会拒绝,但是没有。她挣脱我的手说,难得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。接着,她转身向厨房走去,边走边说,记住你曾说过的话,以后打针、添水加粮、铲屎,都是你的活。

第二天中午我们就去了大悦城,卖猫的阿姨果然还在,那只挪威森林猫也在。她看上去比我兴奋的多,抱着猫,跟阿姨攀谈许久。我打开微信扫一扫,举着手机伫在那,迫不及待地想要付钱,生怕她会反悔。她问,猫平时吃哪种猫粮?爱玩什么玩具?打几针了?确定没什么病吧?

阿姨一一作答,时不时看我一眼,我趁机扫到挂在她胸前的二维码,输入金额,钱转了过去。临走时,她仍不放心,加了阿姨的微信,说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问题随时向她咨询。

有了猫,第一步是给它取名字。我们坐在客厅的飘窗上,一边在网上买猫窝、猫粮、猫砂盆,一边想名字。猫缩在飘窗的角落里,毛发悚立,眼神胆怯,在边沿处徘徊好几次,没敢跳,又缩了回去。没思路,她让我想几个电影或书里的人名,导演和作家名也行。

我说兰波、卡夫卡、村上春树、海明威、冯内古特、千寻、海蒂、多多、昆汀、东木、考里斯马基,这些全被她一一否定。她把猫抱在怀里,抚摸着它的头,眼睛望着窗外。天空呈现出一种罕见的蔚蓝色,闲云朵朵,形状各异,像一幅永不褪色的静态画作。

她突然说,就叫它黑塞吧。我心里想,为什么不叫荒原狼呢?但没说出口,我并不关心它叫什么名字。

刚取完名字,黑塞就从她怀里挣脱,先跳到沙发上,再跳到地上,最后钻进沙发下面,怎么叫都不出来。挪动沙发,它迅速跑进卧室,又钻进了床底。我用晾衣架沿着地板把它拖出来,一撒手,它又钻了进去。阿月以为它不正常,发微信问那阿姨,阿姨说,不用担心,小猫到新环境都是这样,得适应一段时间。

第二天,黑塞的日常用品全都到了。猫窝组装完成,有一米五高,分为三层,相当气派,像宫殿一样。第一层是吊床,四角栓在四根柱子上,第二层是个方形木盒,其中两面开有洞口,方便出入,是猫的主要休息地,第三层由几个平板组成,中间耸起一根柱子,柱子顶端栓着一个毛绒小球,供小猫平时玩耍。

我把黑塞抱到上面,它伸头往下看了看,又退回去,眼神发狠地盯着我,奶声奶气地喵喵直叫。我说,黑塞,看你妈多疼你,给你置办这么高档的房子,独享三层楼,已经超越全国百分之99的猫了,不像我小时候……别怕,你就好好享受这段生活吧。阿月说,孩它爸,过来把猫砂倒进猫砂盆里。我说,得嘞孩她妈,它爸这就来了。

把它抱进猫砂盆里,它果然开始扒拉起来。第一泡屎不多不少,有三小节,裹在猫砂里,我把它们举在阿月面前,她没觉得恶心,眼里闪着光,好像感觉很欣慰。我说,怎么了,眼里进猫砂了吗?她说,猫能拉屎,说明它已经把这里当家了。

果然,第三天它变得生龙活虎,满屋乱跑,再也没躲进沙发底下。早上,阿月对着电脑噼里啪啦地敲字,它安静地趴在她两腿间,也不挣扎,一副慵懒的样子。午后,阿月躺在沙发上,它躺在阿月身上,连睡姿都极像。我拍下那一幕,等阿月醒来,拿给她看,她立即把照片发到朋友圈。

相比于我,它明显更亲近阿月,常常绕着阿月两腿转悠,撕咬她的拖鞋。玩累了就卧在拖鞋里,弓着腰,眯着眼睛,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。有时它会把下巴贴在阿月脚上睡觉,有时干脆就平躺在地板上,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,能看到它面部时而抽动,肚子规律地起起伏伏。

大概是换猫粮的原因,它每天吃的很少,对餐盆里的猫粮视而不见,而且几乎不怎么喝碗里的水,倒是喜欢跑进卫生间,喝从洗衣机水管里流出来的水。阿月有些慌,又发微信问那阿姨。阿姨说,把新旧猫粮掺一起,水要经常换,放心,没多大问题。

阿月听从建议,把之前剩的猫粮掺进新买的猫粮里,又换了水,黑塞跑过来,果然吃了几口,一颗颗猫粮在它牙齿间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,让人担心它那小奶牙会不会因此嚼碎。

...

友情链接